22
5月

历史人文
  • 2020/05/22
  • 来源:伊犁日报
  • 审核:姜燕

《伊犁回忆》:一本口述史的人文画卷

8月17日,在伊宁市人民公园旁的一座平房小院中,记者坐在王民斌那间简单的工作室里,手拿一本560页的《伊犁回忆》,听作者王民斌讲述与这本书有关的故事。

《伊犁回忆》,从字面上理解书名很简单,然而一旦翻开阅读,就会被书中口述史和珍贵的老照片吸引,看完这本图文并茂、资料丰富的书,你会说,这就是伊犁人记忆中的故事,同时,更会被此书庞大的信息量和直观性所折服。

undefined

图为王民斌在电脑上整理资料。

翻开书,映入读者眼帘的是州文联原副主席姜付炬,伊犁地方史研究专家、伊犁地方志原主编赖洪波和伊犁师范学院教授贺元秀分别为此书作的序。这三篇序文从历史、史志和人文的角度告诉读者,“这是一部关于伊犁现代历史的亲历记录,是小人物撰写的弥足珍贵的大记忆、大历史。”

“《伊犁回忆》的体例多元,既有回忆录,又有口述史,还有伊犁地方史志资料。”这是州文联原副主席姜付炬在《小人物的大记忆》的序文中对此书的解释。姜付炬在序中告诉读者:“《伊犁回忆》讲述了作者祖辈和父辈的故事,讲述了自己成长的经历,讲述了伊犁‘文化大革命’中的见闻,还有大量伊犁地方的图志资料,以及王民斌自己和伊犁地方的一些逸闻趣事,读来增加不少见识且饶有兴味。”

“这些伊犁老照片都是您长期积攒下来的吗?”记者问。“书中大部分老照片是我多年前有意识去拍的,现在我回想起来,发现当年有很多具有代表性的建筑、场景都没拍下来,感到非常遗憾;书中一部分这方面的照片是我搜集来的,也有友人提供的,都是很有资料价值的。”王民斌说,上世纪有相机的人不多,就算是有相机,也不会专门去拍摄一些建筑或者生活、劳动场景。大都是觉着这个建筑好看,站在前面照一张个人留念。“只要建筑完整一点的照片也可以。”得知王民斌要出书,马文斌、胡学宽等友人毫不犹豫地提供了一些老照片。在《伊犁回忆》一书中,图文下方都标有作者姓名。

“1975年,伊宁市第九中学成立,原在第四中学教学的祝尔和调到第九中学任教。我得知消息就向祝尔和老师表示我想去工作的心愿。当时,我从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奶牛场接受再教育回到伊宁市,待业在家。不久,经祝尔和协调,我被安排到第九中学的实验室和图书馆负责管理工作。”王民斌清晰地记着当年的情景,正如他在《伊犁回忆》书中讲述的那样,他从15岁起,就拿着父亲在原苏联驻伊犁领事馆购买的一部相机开始了摄影生涯。

“当时,伊宁市举办各类大会、体育运动会、文艺演出,市委宣传部都借调我去拍照。我几乎都是白天拍照,晚上冲洗、放大,第二天就可以在橱窗里展出了。”王民斌说,那时候,所有学校都没有专业拍照人员,他是唯一的一个,为了拍好照,他还在第九中学自建了暗室。所以当时他在伊宁市可以说是比较有名的一个人。他调到伊犁师范学院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这段经历被他写成《我是油印机换来的》一文。

1980年底,伊犁师范学院领导关世忠催王民斌办调动手续。第九中学校长罗英明提出:“这个人太能干了,他要走,得给我们补偿。”关世忠毫不含糊地说:“行,你们要什么?”罗英明说:“要两台半自动油印机。”当时,伊犁各单位用的都是手动的油墨机,罗英明的这个要求很高。关世忠当即到红旗百货大楼的文化用品专柜,挑了两台半自动油印机,搬到自行车上驮到罗英明办公室。“你看东西来了,人也该放了吧!”就这样,王民斌才被两台油印机“换”到伊犁师范学院。

《伊犁回忆》一书分七章,20万字,710多幅照片。这本书经历了4年的时间,经过不断收集、增加内容,最终汇聚而成。

2013年1月,王民斌出了一本小册子《我的父亲和母亲》,受到友人的赞赏。王民斌受到鼓舞,于是,继续收集、整理准备出书的内容。2014年,他又写好了《不如烟的伊犁往事》,他又把这本册子送给20多位友人阅读。赖洪波、安英新、杨秉新对书稿文史部分做了校对;高栋、刘璞、冯敬学逐字逐句进行了文字和标点的修改。

“我退休后开图片社,认识了很多人,聊天中,他们提供了很多伊犁的往事逸闻。当然,依靠以上办法了解伊犁的过去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与更多亲历伊犁往事的老人约谈。但与这些老人见面并不容易。在写原苏联领事馆的内容时,我先找了伊犁宾馆总经理叶晓青,她推荐了在宾馆工作30多年的退休干部王庆玉。其中一个细节又涉及80多岁的张绍祖老人,当时,张绍祖老人已搬离原小区,经多方打听,才知道他患病住院,于是,我又买上礼品去医院探望……”王民斌说,他采写故事有个原则,要真实反映时代的社会现状,以小见大,让读者在生动有趣的故事中了解伊犁往事。

今年6月,这本饱含着王民斌心血的《伊犁回忆》出版了,首印2000本。他和妻子赴乌鲁木齐市,一一拜访老领导、老朋友,送书听反响。“我在乌鲁木齐市住了24天,朋友看了此书都说好,尤其是一些老照片很有资料价值。”

王民斌第一个拜访的是州党委宣传部原部长陈宏博,看到这本书时,已七十高龄的陈宏博激动不已。第二天他才打电话告诉王民斌:“我看了一个晚上,这本书很有资料价值,文字上虽然没有别人写得那么好,但是很真实、朴素。”得到这样的肯定,令王民斌十分欣慰。

“我还计划再出一本伊犁老照片集。预计今年年底编完,争取明年出版。”王民斌说,让更多的老照片发挥它的历史作用,实现这个心愿了,自己的人生才算是完美了。文/图 本报记者 刘利君

  •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上一条:城市荣誉

下一条:历史文化名城的价值和特色